六合同彩开奖结果,六合拳彩开奖记录,香港历史开奖记录,香港排位表,六i合采开奖结果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溢价50%接盘摩恩电气背后的大Boss竟是公司副总经理

2018-09-23 20:29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

  8月6日晚间,处在多事之秋的摩恩电气(002451)发布了一则人事变更的公告:时任公司副总经理叶振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呈。

  就在摩恩电气宣布叶振辞职的当天晚上,认证企业为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微信号“东融说”刊发了一篇名为《东融集团应急小组组长叶振致投资人的一封信》。

  内容显示,叶振已从上市公司摩恩电气股份辞去所有职务,出任东融集团应急小组组长,将心投入处理东融集团暂缓兑付事务。目前,东融集团出现了流动性危机。

  到了8月8日,号“东融说”再次以叶振的名义发布《向各位东融投资人汇报还款方案》。虽然东融集团回收资金存在困难,但是仍会向投资人还款74.54亿元。

  但实际上,2017年9月8日叶振成为摩恩电气副总经理后,与东融集团、东融资产和东融基金等均无股权关系,更没有在公司任职。作为公司创始人已经成为过往,叶振完全可以不对东融集团、东融资产负责。

  当时东融管理资产规模60亿,2014年-2016年累计净利6788.48万元,而摩恩电气2016年净利润还不到900万元。管理资产规模60亿的掌门人不当,反而去摩恩电气当一个小小的副总经理,这是什么神操作?

  然而根据笔者分析,叶振的这一系列动作都与2017年2月融屏信息溢价50%接盘摩恩电气有关,表面上这笔交易与叶振毫无关联。但是多种现象表明,叶振很可能是这笔交易背后的策划者。

  别看今年摩恩电气频繁爆雷,过去的2017年却是风光无限好,出现高达86.84%的上涨,同期大盘仅上涨8.48%,2017年11月22日创出33.47元历史新高。

  而这一牛市的起点便是2017年初那次溢价的股权转让,二股东融屏信息就在那时与摩恩电气发生了关系,并且多次为上市公司股价抬轿。

  2017年2月3日,摩恩电气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问泽鸿与上海融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问泽鸿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持有的公司439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转让给融屏信息。

  转让价22.77元/股,转让总价款10亿元,比摩恩电气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15.16元/股溢价50.2%。

  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融屏信息持股10%成为摩恩电气二股东。3个月后,融屏信息再次溢价接泽鸿。

  2017年5月21日,问泽鸿与融屏信息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问泽鸿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42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9.563%)转让给融屏信息。

  此次交易总价为9.996亿元,交易价格为23.80元/股,仍有16%的溢价。

  以上两笔交易的均价为23.27元(前复权后23.10元),8月9日收盘价为7.21元,融屏信息当初的20亿已经缩水68.76%,6月20日至今被平仓了三次。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融屏信息高溢价接盘摩恩电气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因此笔者对这家公司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据天眼查显示,2017年2月之前,融屏信息有三名股东,分别为林斌、中利商贸有限公司(林斌控股)和宁波市盈领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三方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49%和49%。

  彼时宁波市盈领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有两位股东,一位是,持股20%;另一股东为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0%。

  有意思的是,东融基金的前控股股东叶振,正是后来成为摩恩电气副总经理的那位叶振,时任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叶振这个人比较有意思,大学专业是信息管理,2004年毕业之后从事的一直是传媒工作,而完全没有金融行业经历的叶振,竟然于2012年开始涉足资产管理,着手银行特殊资产清收项目。

  但是这位门外汉还干的很成功,2012年底承接民生银行杭州分行、宁波分行1.1亿特殊资产,并于次年出资设立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营银行特殊资产清收业务。

  东融资产成立后的第二年(2014年),叶振又出资设立了东融基金,至今已经发行了42只私募基金产品。2015年叶振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创办杭州东融集团有限公司,从金融业拓展到了互联网、零售等领域。

  但是2016年7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叶振辞掉了在东融基金的所有职位并转让全部60%股份,自此东融基金与东融资产再无关联关系。

  就在叶振离职4个月后,2016年11月25日,东融基金入主了宁波盈领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80%。

  紧接着2017年1月24日,盈领投资与另一位浙商林斌同时入主融屏信息,盈领投资持股比例为49%,当时已经临近春节假期。

  而假期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2月3日),融屏信息就与问泽鸿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这说明在盈领投资参股融屏信息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接摩恩电气的盘。

  更为有意思的是,融屏信息溢价接盘摩恩电气之后,2月20日,东融基金和另一位股东将盈领投资的100%股权转让给了三位自然人,包括林斌、叶健和汤馥榕。2017年3月,叶健和汤馥榕又陆续退出盈领投资。

  根据天眼查,目前叶健、汤馥榕分别为东融资产的实控人和股东,叶健的控制径如下图所示:

  东融资产控股股东杭州椒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61.33%股权,是2017年8月接受叶振的转让所得,其后叶振成为摩恩电气副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叶健控股的杭州椒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叶振在2015年出资设立的,2016年7月叶振与其他几位股东将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叶健等人,这与叶振退出东融基金的时间高度吻合,而且也能看出叶振、叶健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2016年9月,叶振将其持有的东融集团80%股权全部转让给孙富,可以说跟过去的自己完全撇清了关系。

  这下所有的故事情节就连上了,笔者大胆猜测,融屏信息溢价接盘摩恩电气很可能是叶振一手策划的,而且资本运作的水平极高。

  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这一年,叶振相继退出东融基金、东融集团、东融资产,有规避关联交易之嫌,这很可能是一次极为复杂的借壳运作,融屏信息从一开始就不是冲着财务投资去的。

  其中有两个非常关键的人物——和林斌。虽然叶振与林斌除了同为浙江人外,表面上没有任何瓜葛,但是通过与的关系,可将二人联系起来。

  摩恩电气的二股东融屏信息,在林斌和盈领投资入局之前,这家公司的实控人就是,而在2013年就是叶振的合伙人了,持有东融资产的股份。

  而且盈领投资之前的实控人也是,2016年11月将其持有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东融基金。在完成对摩恩电气的接盘后,次年2月20日与东融基金同时退出盈领投资。

  由此看来,林斌扮演的是一个御用接盘侠的角色,目的就是让这次溢价的股权转让看起来与叶振、东融资产毫无关联,也为2017年9月叶振入职摩恩电气做好铺垫。而叶健和汤馥榕中间出来插一脚,或许是为了混淆视听。

  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叶振成为了摩恩电气副总经理,也无法将其与二股东融屏信息联系在一起。

  笔者猜测,叶振的下一步就是让融屏信息谋求摩恩电气的控股权,实际上这是有可能的,摩恩电气实控人问泽鸿近年来频繁减持,大有获利出局的意思。

  当融屏信息取得控制权时,再下一步就是将东融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假如这时叶振还是东融资产实控人,同时又是摩恩电气高管,那么这笔交易就构成了关联交易,操作起来就要麻烦得多。

  但是快一年的时间,叶振和东融资产始终没能走到借壳这一步,这就要与文章开头联系起来了,东融资产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上都有问题,还谈什么借壳。

  根据最近两年的一系列行为来判断,叶振作为摩恩电气的副总经理,心思基本上没有放在公司经营之上,他更像是东融集团、东融资产的太上皇。如今都要被人掀了,还怎么能在摩恩电气当一个二把手?